在线K歌争夺战,除了“唱”还能干嘛

发布日期 2020-03-23

在线音乐领域从未停止过“云上之争”, 主流赢咖2平台的战火一路从版权资源大战向创新领域扩延。而如今,在线K歌正在成为抢占“云音乐”市场的重要砝码。


在比达咨询发布的《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》中显示,在线音乐在手机网民中的使用率为67.9%。在线音乐领域累计用户分布中,在线K歌用户比重逐渐增长,占到31.8%,在线K歌用户规模已经接近3亿,未来或许成为在线音乐领域的重度应用类APP。


以往的几年中,在线K歌领域一直是唱吧与全民K歌的轮番较量的地盘。今年,它们将面临全新的挑战者。在阿里巴巴推出“唱鸭”和“鲸鸣”两款在线K歌App之后。本月,网易云音乐终于也坐不住了,推出一款名为“音街”的全新App,这是网易云音乐首次入局免费K歌市场。2020年无疑成为了大厂在在线K歌领域博弈的关键年。


在线K歌 不止于“唱”


一场疫情让“云上娱乐”成为了新消费模式中的香饽饽,网易云音乐此时入局也印证了大众对后续云上产业的信心。


另一方面,从数据上来,在线K歌领域也从过去几年的平淡期进入到新一轮的高速增长中,95后成为了在线K歌赢咖2平台的主要消费者,而他们也成为了推动在线音乐发展的主力军。大厂频繁入局在线K歌领域,正是因为这些年轻用户新的需求在推动K歌领域的变革。


每个年龄层对K歌需求都不同,如果说80后是线下K歌场景中最后的观众,那么以90后为代表的用户则是开启了线上K歌的全新“声”态。随着行业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硬件技术的植入到产品中,催生了在线K歌软件开辟出全新的场景,比如接短视频、直播等功能,这些转变帮助在线K歌迅速走出圈层达到泛娱乐化渗透。


至此,这些抢占用户碎片的新视频形式不仅没有过度分流在线K歌软件的流量,反而帮助在线K歌收割了新的流量。在这个时期,唱吧和全民K歌通过优质的产品提高线上K歌使用体验,以及强社交属性迅速完成用户扩张,抓住了在线K歌的上升期的流量红利,牢牢占据了行业榜首。


如今,围绕着95后,新奇的技术和流畅的操作体验显然已经不是重要考量因素。而社交互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展现自己,95后的展现需求与在线K歌市场初期飙歌、打分PK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。最主要的转变是从“唱”到“玩”的转变,唱歌变成了他们最基础的需求,除此之外,他们还想要更多更好玩的东西。


在线K歌步入“玩”时代


95后随着年龄的增长,逐渐掌握了更多的音乐理念,也形成了自己对音乐的独特品味和追求,他们不再满足于赢咖2平台所提供的有限的音乐展示。技术的引入,让他们开始接触直播、短视频等互动性更强的操作。这批用户开始倾听观众的声音,他们开始从自身出发寻求新的突破以满足观众的需求,同时也给在线K歌软件提出了新的挑战,这又一次促使了在线K歌软件变革创新,突破唱歌的边界,寻求泛音乐、泛娱乐化的在线K歌需求。


以阿里巴巴两款在线K歌软件唱鸭和鲸鸣为例,唱鸭定位以弹唱工具为切入口的短音乐音乐社区,用户可以在线简单进行编曲和作词。今年年初上线的鲸鸣将重点放在了语音弹幕上,用户可以发布最长25秒的语音弹幕参与歌曲的合唱。这两款产品显然是主打娱乐性和互动性的,用创作去催生新的音乐内容,也调动了更多的用户参与其中,完成从“唱”到“玩”的转变。


创新的玩法极大地激活了用户兴趣 图片来源:比达咨询

网易云音乐的音街从目前公测公布的信息来看,音街将重放在了社交关系和社交互动机的基础上,最大限度地激发了用户创造与分享的热情,具有相当高的社区粘性,网易云音乐也将为“音街”持续性导入优质流量。其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功能——“心情日记”,在这个功能下,用户可以通过心情日记唱出自己当天情感,类似于音乐日记。


无论是唱鸭和鲸鸣高互动、创作性的属性,还是音街这种音乐日记式的方式,阿里巴巴和网易云都在创造属于自己的音乐内容。从唱什么,到怎么唱,大厂赢咖2平台也在通过激活赢咖2平台用户创作热情的方法不断挖掘内容生产链的潜力。新的想像让在线K歌突破了“唱”的基础,才能完成向边界的扩展,它的使命不再是一个独立的App而是全新的生态体系。


音乐社区依然是发力的关键


面对新来者的冲击,身处在线K歌的“玩”时代,作为老牌的在线K歌巨头全民K歌和唱吧也急需迎来创新转型。


在“社交”时代,全民K歌凭借腾讯海量的音乐版权库以及腾讯社交链,迅速形成自己的闭环生态,在年轻用户中高速渗透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腾讯不断地通过社区建立自己的音乐内容板块,而这个做法在如今仍然是在线K歌增长的风口。


95后在玩音乐的过程中,需要的是可以分享才华的赢咖2平台,并且达到多数用户的认可,对他们来说社区的影响力要远超于社交分享,特别是一旦开放创作的权限,在线K歌也将产生自己独有的造星模式,而在这个模式下社区化运营可能为产品带来新的用户增长点。从这个需求来看,阿里巴巴的唱鸭与腾讯的全民K歌都在进行社区发力,不过全民K歌从目前的用户占比和渗透率来看仍然是唱鸭难以跨域的大山。后续双方在音乐社区上的竞争重点还是在版权、内容和头部创作者之间。


而对于没有线上社交优势的唱吧,则一直围绕产品以及线下进行布局。除了做线下迷你KTV,还通过一系列线下唱歌大赛挖掘草根红人,反哺线上K歌内容生态。然而错过了直播、短视频风口的唱吧让唱吧始终局限于K歌领域,对于已经到来的K歌“玩”时代,唱吧前路依然艰辛。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线下K歌遭到重创,唱吧曾经赖以生存的线上线下场景联动模式也将遭遇停摆。


唱吧今年的线下之路注定难以发展,只能寻求新的线上机会。在春节期间,唱吧推出了线上“Live House”,宣称为数十万的音乐人提供线上演出的机会,那些因为疫情而失去演出机会的音乐人有了在线展示的机会。而唱吧Live House甚至有可能在唱吧为音乐人提供长期线上演出的赢咖2平台服务。


做好音乐内容服务可以被视为唱吧突破线上壁垒的创新方式。这个思路仍然依然是一个以音乐社区运营为主线的思路,如果没有好的音乐和内容聚集,社区是无法吸引和留存用户的。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社区仍然是唱吧关注的重点,Live House如果能够如预期一样吸引优质音乐内容,唱吧仍然有机会赢回年轻用户。而不同的是,唱吧是否能在在线K歌“玩”时代不再将内容局限于K歌领域。


赢咖2平台对在线音乐的野心从来不止于“听”,同样,在线K歌的新需求也催生了K歌产品完成了一套从“听”到“唱”甚至“再创作”的转变,音乐内容产业的创新让在线K歌市场有了很大的上升空间。


巨大的市场诱惑下,入局在线K歌的巨头已经越来越多,不仅有后来者阿里和网易云的产品布局,更有快手上线K歌功能,抖音计划推出K歌小程序“抖唱”。面对虎视眈眈的新对手和新玩法,一个差异化的产品特点就能为他们打开另外一片消费场景,大厂之间的博弈赛道将会越来越广阔。

本文来源:赢咖2
  • wx
  • wb